banner

陈冬亮:科技文化和设计三元融合的新时代设计将被重新定义

发布时间:2022-01-29 06:33:03   作者:爱游戏体育首页   来源:爱游戏体育平台官网

  1959年出生于北京,陈冬亮身材挺拔,眼明心细,一件米白色西装,采访当天的他侃侃而谈。回首职业生涯,作为开拓中国工业设计事业的重要力量,他的成功难以复制。

  1995年,当陈冬亮接到北京市科委创建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的任务时,一定会想起恢复高考那年,一个背着画夹的年轻人无奈地与喜爱的艺术专业失之交臂的惆怅。命运兜兜转转,如今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又落在了自己眼前,陈冬亮没有犹豫。

  据陈冬亮回忆,艺术院校高考报名时,他看到人人身怀绝技,而自己缺乏专业系统的美术训练,自觉技不如人,便没有做无谓的幻想,转头到了北京钢铁学院就读材料系压力加工专业。1983年,陈冬亮被分配到北京铜厂。

  年轻人爱琢磨、肯钻研,不时创新工艺技术,自然少不了被提携嘉奖。从技术员、车间主任到技术科长,1992年,陈冬亮调任北京有色金属公司科技处任副处长,期间被派驻日本株式会社学习工作两年。回国后担任北京稀土应用研究所所长,那年他36岁。

  “其实我非常喜欢绘画艺术,想当个画家,但学的是工科,在科研机关做过科研管理,又到日本工作了两年,这些都造就了我对艺术、科技和管理的浓厚兴趣,而且有一定的经历和经验。”梳理自己前半段的学习和职业生涯,陈冬亮告诉记者。

  事实上,创建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陈冬亮首先面临的便是观念上的突破。“在这个岗位上会遇到很多的困难。第一个,是自我的认知,第二个,就是社会的认知。”陈冬亮解释道。经验的积累加上自主地学习,对于“工业设计是什么、为什么”的问题,陈冬亮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把握。

  但彼时社会的认知仍十分懵懂。“许多人知道广告设计、家具设计,甚至知道环境设计等等,但是对工业设计的认知真是很迷茫,大家以为是工厂里给水排水、工程结构的设计。”陈冬亮说。19世纪上半叶,随着工业革命在西方国家的演进,工业设计应运而生。区别于手工业时期单件制作的手工艺品,工业设计是面对批量化和标准化大生产的产物,它不仅研究产品的形态美学,更加关注技术和其实用性能。

  作为启蒙,导入理念、设计示范势在必行。1996年,陈冬亮与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李卫、时任联想设计师姚映佳以及清华美院教授蔡军一起设计开发了联想“天琴”家用电脑系列品牌,市场一片叫好,最高日订货量达到8100台,第100万台还被美国英特尔公司收藏。

  随后,国庆50周年游行“科教方阵”彩车主创设计、2008年奥运火炬方案征集评审、与意大利著名设计品牌ALESSI合作,陈冬亮一步一个脚印,走得扎扎实实。

  “中国工业设计经历的是一个舶来,启蒙,示范,政策支持,企业和社会逐渐认知并成为设计创新主体的这么一个过程。” 陈冬亮总结道。为进一步推动中国设计的国际化和可持续发展,陈冬亮又先后创办了北京国际设计周、中国设计交易市场,成功组织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北京“设计之都”和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创意与可持续发展中心”。

  2006年,国家“十一五”规划明确提出“鼓励发展专业化的工业设计”,也是在这一时期,陈冬亮迈出了在工业设计领域探索前进的又一重要步伐——着手在北京西城区德胜科技园利用旧厂房改造建设北京DRC(Design Resource Cooperation)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基地。

  或许是一份强烈的责任感在驱动着陈冬亮,他告诉记者:“过去,工业设计是我们向西方学习。现在,中国有巨大的设计市场、巨大的发展空间时,科技和人文环境与一百多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。面对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、经济的崛起和设计师的快速成长,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中国设计会更具探索性、引领性和话语权。”

  在北京DRC基地创建过程中,从设备采购到人员安排,从基地布局到标志安装,陈冬亮事必躬亲,夜以继日地守在工地,大年三十都不曾回家。他曾在采访中指出,DRC的含义是设计资源协作——由设计资源、技术资源和服务资源三部分构成,整合政府、产业、院校、企业等资源进行协同设计创新。

  几年下来,一个又一个中国工业设计知名品牌从DRC基地展翅腾飞,走向世界: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视觉中国、国内工业设计界龙头企业洛可可、参与研发“天河一号”的设计研发型企业灏域科技,以及被美国3D Systems高价收购的3D打印领军者上拓科技等。有人称DRC基地是“中国设计界的黄埔军校”。

  “今天,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世界的认知,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区块链正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,环境保护、全球气候变暖和疫情等公共安全是人类不可回避的问题,在这个时候怎么来发展可持续的设计?”陈冬亮追问着,“我们大的趋势是和国际上一样的,但是我们又有中国特色,所以肩负的担子更重,遇到的挑战更多,同时机遇也更大。”

  2006年,陈冬亮又与中国工业设计协会、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、《新经济导刊》等单位发起创立了“中国设计红星奖”,名字取自美国记者斯诺所著的《红星照耀中国》,“我们的口号就是红星照耀中国,是创新的中国,既是对百年革命者的致敬,也是对中国设计发展的期许。”陈冬亮说。15年来,红星奖吸引了华为、联想、美国戴尔、日本松下、韩国三星等30多个国家近万家企业、超过8万件产品参评,成为全球首个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展览的设计奖项。“它向世界展现了中国设计和中国标准。”陈冬亮说。

  并非科班出身,陈冬亮在设计领域的成就很难复制,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一个“划水”的外行,更像一个苦心经营事业的企业家,敢想敢拼的同时,富有洞察力。他曾不止一次强调“科技、文化和设计三元融合的新时代,设计将被重新定义”。

  一方面,陈冬亮笃信科技,因为工业设计的发展源头决定了它必须扎根科学技术的土壤。“技术的快速迭代,这为设计师提供了很多的想象空间和挑战。设计师应该很好地应用新材料、新技术、新工艺来支撑和引领他们的设计创新。”

  另一方面,“器以载道”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产品设计。米兰的服装设计独领风骚、瑞士的钟表设计积淀百年、日本的家居设计温润含蓄这些带有强烈本地区、本民族文化印迹的产品无不体现着一个国家的风貌,“器就是你的产品,道就是你的思想、文化,通过器具来承载文化。科技、文化和设计的融合已经成为当代设计的一个发展趋势。”

  陈冬亮对中国设计的未来充满信心。首届人民文创国际创意大赛已尘埃落定一月有余,作为专家评审的陈冬亮对其中的作品依然记忆犹新:“参赛作品的水平还是非常高的,我觉得设计师现在更多的是与时代同呼吸、共命运,更具社会责任感。利用废旧的矿泉水瓶开发的环保运动服、体现大健康概念的急救手表。又比如说转经伞柄,把转经文化用在雨伞创意设计上,是一个很好的旅游和文化产品,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。”